威尼斯人官网|威尼斯2019娱乐官网 -
湖山深处
时间:2017-07-25 来源:点击量:1093

(编辑袁唐中)在嬉戏谷香樟树下,站定闲谈,喜欢拍照的拍几张照片,愿当背景的当几回背景。表弟说,山那边是太湖,带你们看看。
车在江南平和的山间穿行,山路如带,翠色逼人,绿阴给炎热送来一点清凉。车到高处,太湖一下子撞入大家的视野,阳光下,白亮亮的一大片水,浩渺无垠。我对会唱歌的说,这就是你平时唱的“太湖美”了。她笑笑,哼了几句。说,比唱的要美得多。表弟很想停下让大家眺望一番,但山道狭窄,又怕影响他人,继续前行,在湖边寻一处绿阴停下。终于可以在最切近的地方观赏向往已久的太湖了,那份激动,无以言表。
湖边多芦苇,有人说,是大鱼吗,苇根、苇丛在晃动,水一漾一漾的。有人答,没听过“洪湖水,浪打浪”吗,这是浪。能弄出这么大动静的,大概是龙,不是鱼了。远处看不清,就细看湖边。
这水啊,像水彩被小孩子用画笔搅拌过,又像是秦阿房宫里的宫女们泼洒的脂水,厚实油腻,微风裹挟着丝丝恶臭刺人心脾。表弟奏奏眉,他以前来过,水很清的,这是怎么回事?
远看时美好的印象,一跌千丈;遥想时欲比作“静、清、绿”的漓江水的向往,瞬间落空。我和表弟都去过千岛湖,大家都用纯净水瓶直接灌装湖水饮用过;那时候,大家也都想到过小学课本中的桂林山水,在那时候大家心底对千岛湖水的歌咏也只能是久藏心底的那个文段:
漓江的水真静啊,静得让你感觉不到它在流动;漓江的水真清啊,清得可以看见江底的沙石;漓江的水真绿啊,绿得仿佛那是一块无瑕的翡翠。
而眼前的太湖水呢,但愿现在的千岛湖,但愿现在的漓江水,还是旧时游历的模样,还是儿时课本中的模样。
大家又沿湖边的路找了很久,停留多处,找到的还是失望。倒是山脚的人工湖,水还缥碧,似可见底。湖边也开发了许多398万起售的别墅,刚才远望时大家心说要是在湖边有个房子住着,那该多好;现在将离开时却想,即使有座别墅在湖山深处,又能如何?
生活中,远望时,大家常常觉得别人都是幸福的树林里的鸟,大家很少会去想自己就生活在别人眼里的幸福的树林中;而且,天地间一下子聚积了那么多那么大的一片水,它怎么可能没有一点点空间用来藏污纳垢?
于是,我就推定,梭罗的瓦尔登湖,如果在大家生活中出现,绝不是他眼里笔下的模样。中国的文人里,既有风骨血性,又有笔力柔情的,陆游是,辛弃疾是。我曾特别欣赏陆游的《幽居初夏》,喜欢湖山胜处的放翁家:槐柳树阴满满,小径幽幽,归途袅袅。湖水满溢,白鹭翩翩,湖畔草长,鸣蛙处处。新茬的笋早已成熟,木笔花刚刚绽放。但谁能确定当年陆放翁生活的湖山胜处,风景真就如此美好;可以确定的倒是他的心里充溢着时光流逝、知音难寻的感伤,铁马冰河、壮志难酬的苦闷。那位“把吴钩看了,栏杆拍遍”的辛弃疾呢,他在《水调歌头•盟鸥》中写道:
带湖吾甚爱,千丈翠奁开。先生杖屦无事,一日走千回。凡我同盟鸥鹭,今日既盟之后,来往莫相猜。白鹤在何处?尝试与偕来。 破青萍,排翠藻,立苍苔。窥鱼笑汝痴计,不解举吾杯。废沼荒丘畴昔,明月清风此夜,人世几欢哀?东岸绿阴少,杨柳更须栽。读懂辛弃疾这首词的人谁会不知,优游之趣只是表面,闲适之情由于无奈:带湖是我最爱的地方,放眼千丈宽阔的湖水,宛如打开翠绿色的镜匣一样,一片晶莹清澈;而忧虑国事,叹惜远大志向不能实现的抑郁和悲愤,同样一日千回地在“冰炭同炉”的辛弃疾心底撞击着,就像这个下午,大家眼前闪亮激荡的太湖水一样。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