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人官网|威尼斯2019娱乐官网 - 生活小憩
行走的地瓜
时间:2015-01-08 来源:点击量:505

人来人往,车转回停,冬日特有的风光,是驻足处街边拐角随处可见的烤地瓜。

一辆破旧的手推车,一两个生了锈的烤炉,和烤炉中一圈圈整齐排放的地瓜,运气好的时候还能赶上烤梨和烤玉米。烤地瓜君基本上都是上了年纪的老人,老头子一般胡子邋遢,老妈子通常裹着个色彩斑斓的三角巾以遮挡海边城市独有的如刀割般的海风。

不管是老头子还是老妈子,衣服上的“老油灰”闪亮亮,手上的老茧油亮亮,手上的锅灰乌黑麻亮。不管做完什么,都往身上一抹。在蒙古,衣服上的“老油灰”是荣华富贵的象征,油越厚,灰越多,说明越富有,越尊贵。然而不同的城市有不同的风土人情,这样的“老油灰”和这样的双手是被连云港这座“靓丽”的城市所不屑的。

看着这样的烤地瓜君,我不禁想起了乌鸦。乌鸦的叫声重浊而嘶哑,远不如喜鹊夸张的喜悦那么轻松,没有夜莺歌声婉转,更没有鹦鹉学舌的献媚。乌鸦木讷笨拙的语言之姿注定是不受欢迎的。可是美国一位诗人却赋予了乌鸦另类多彩之美,从多种角度给予乌鸦鲜活生动地描绘:周围二十座雪山,唯一动弹的,是乌鸦的一双眼睛。雪地上的一点黑,宁静中的一点动,多美。乌鸦的黑无非是造物者的定论,这木讷老实的鸟,被认为是坏消息的传递者。可是不管人类社会怀着怎样的偏见,将一种不属于他的诅咒强加于他,乌鸦,这善良而本分的鸟,依然在自由地飞翔……

思绪随着地瓜的香味飘向天际,缓过神来,买了两个烤地瓜。刚吃完饭,一点也不饿,可还是忍不住买了两个,也许是为了烤地瓜君在凛冽的寒风中站了一整天,也许是为了刚刚在思绪中自由遨游的乌鸦。

行走的地瓜在大街上还有很多行走的兄弟,行走的肉夹馍、行走的鸡蛋饼、行走的炸串子、行走的冰糖葫芦……蓝领、白领、金领、绿领和红领,我时常在想,行走的地瓜和众多行走的兄弟是属于什么领呢?我想应该是黑领吧。因为手上的老茧油亮亮,手上的锅灰乌黑麻亮,更因为如乌鸦般不受欢迎的他们。然而正是这样的黑领,朴实而纯粹,每天起早贪黑,风里来雨里去,天作被,地为席,用自己勤劳的双手创造属于自己的美好明天。他们不会走进老掉的时光,不会尘封在岁月深处的往事,珍惜当下,埋头往前。

行走的地瓜,没有韵,没有律,只有一个音节,却用这单调的音节谱出了多彩的曲调,绽放着黑领难以捕捉却鲜活生动的光芒,而与之是我深深的敬仰。

 

 

                                                                                                贸易企业  穆华艳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